溫柔生產在台灣


【寫真生活Snap電子報】介紹網友們精彩攝影作品及生活資訊影像情報,快藉由此份報來看你不曾發現的風景! 【Live 互動英語報】內容生動且生活化,讓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成為最好的學習教材,並讓你輕鬆開口說英語!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8/02/07 第604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台灣光華雜誌以雙語報導台灣鄉土情懷,掌握台灣也放眼國際。包括資訊新知、藝術文化、生態環境、社會經濟、休閒旅遊等,清新的編排,寫實的報導,抒解生活的壓力,增加自我進修的實力,隨書看台灣,是國際友人瞭解台灣的最新資訊,是外籍人士瞭解台灣的主要刊物。
溫柔生產在台灣
【文‧蘇俐穎 | 圖·林旻萱】

你曾和母親、家人討論過,自己是怎麼被生下來的嗎?從小到大,我們都被教導著,「生日」就是所謂的「母難日」,生產,確實是母親用生命去拚搏的一件大事,不過,除了肉身受苦受難,對於生產,我們還能不能有更多元的想像?

 


 

到底什麼是「溫柔生產」?不少人以為溫柔生產,就是「居家生產」或者「水中生產」,但不是的;溫柔生產,是將生產視為自然而然的生理過程,而非需要治療的疾病,是以產婦的意志、需求與身體本能為依歸的一種生產方式。

在歐洲、日本、紐澳等以溫柔生產為主流的地方,臨床人員的分工清楚劃分為「正常歸助產師,異常歸醫師」,七至八成可正常生產的產婦,都由經過現代醫學訓練,並取得專業執照的助產師(士),以支持的角度從旁協助,生產方式結合現代醫學與順勢療法,包含姿勢可選擇蹲姿、跪姿、躺姿、水中生產等,支持與減痛方式則有產球、骨盆按摩、針灸、芳療、瑜珈、冥想等,形成多樣化的生產風貌。

然而,當我們來到台灣產科的生產現場,在過去,台灣也以助產士接生為主,但由於西方醫學日益普及;加上1983年政府頒布一道行政命令,規定助產人員在醫院必須要在醫師的指導之下才能擔任接生工作,打破助產師與醫師的分工模式;1991~1999年間助產學科系更一度被廢止,造成助產教育中斷……種種因素,讓台灣目前的生產方式,主要由婦產科醫師主導,且在普遍認定「有病治病」與追求效率的思維下,建制起一套高度醫療化的標準作業流程,包含:產婦必須以平躺的姿勢生產、肚子綁上胎心音監視器、人工破羊水、施打催生藥物或減痛分娩、剃毛、灌腸、會陰切開、真空吸引、禁食禁水……等,若是還是生不出來,便得剖腹,即是所謂的「suffering twice」(痛兩次)。

生產,是一個團隊的事

不論對醫界或產家來說,陳鈺萍都是一個很不一樣的婦產科醫師。她從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畢業,曾擔任馬偕醫院婦產科的住院醫師,又因為孩子的緣故,當了8年的全職媽媽,從一個醫生到地方媽媽的身分轉變,在那段時間,她也到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攻讀碩士,開啟了從人文角度思考醫療的契機,也種下了日後推廣溫柔生產的種子。

「好孕工作室」是陳鈺萍在2016年6月成立的個人工作室,在這個隱身住宅區的寧謐空間,聚集了婦產科醫師、護理師、助產師、中醫師、芳療師……等一線臨床工作者,大家從各自的專業出發,提供針對產家開辦的諮詢與課程,內容領域涵蓋中、西醫,從產前諮詢到產後調理,包含身體調理、哺乳、穴道按摩、陪產知識等。

高嘉黛即是其中一名成員。在台灣目前超過5萬名有照助產師(士)中,她與妹妹高嘉霙,是那極少數、僅十來位裡,還在真正從事接生工作的其中幾名。高嘉黛的溫柔生產之路,是從個人經驗開始的,8年前懷第一胎的她,在當時還只是助產所研究生的妹妹的建議下,決定在家生產,「一開始只是因為信任妹妹,體驗過又覺得這個方式很好,可以在自己的空間做一件私密的事。」高嘉黛回憶著,「但真正開始認同溫柔生產,是在自己也到助產所進修、畢業後,開始到婦產科工作,才第一天上班,就被裡面的情況嚇到。」對產婦、助產師極度不友善的醫院體制,堅定了她走向溫柔生產的心志。

然而,若想邁向溫柔生產,高嘉黛說:「光是醫生想推動,但負責待產過程的護理人員不願意,過程中產婦還是得到一般的照護模式,那樣就只做到半套;若是助產師想推動,但醫生不願意,那就更不用說了,醫院裡可能根本不會有助產師的存在。」畢竟,就像陳鈺萍說的:「醫療,是一個團隊的事。」

產家的真情告白

陳鈺萍說明,大部分醫師的養成過程裡,往往以「有病」為前提,積極介入「患者」,「轉向溫柔生產的一個轉折,對我來說,就是要學習把自己的手揹到背後去。」破除框架以後,她嘗試從其他角度出發,因此看到截然不同的風景。「當我們看到國外的多樣性,我們卻這麼貧乏;只能選擇,要不要催生?要不要打無痛分娩?生不下來就開刀,就這樣而已。所以,這2年來的努力,就是希望可以把多元性帶進來。」

俞冠鳳的第二胎是陳鈺萍接生的,她前後遭遇過一般生產以及溫柔生產兩種方式。6年前,她以自然產、不打減痛藥物的方式生下了女兒,也一併歷經了大部分產婦會有的「剪會陰」手術;第二胎,在家人的支持下,她選擇溫柔生產。「如果只生一胎,也算自然產,我已經自己覺得很不錯了,但畢竟被剪一刀,心理上還是有受傷的感覺。但是第二胎,生完的當下,身上完全沒有傷口,早上8點生完,下午2點就回家了,連自然產3天的健保給付都不用,」俞冠鳳津津有味地回想著,「當下真的覺得滿神奇的!完全會很想再生!」「會想再生」,也許是大部分產婦難以想像的狀態。

因為溫柔生產,讓媽媽寶寶、甚至全家人的情感都因此變得更好,是大多數媽媽都有的心得。從事教職的廖小姐,因為不希望生產時老公只是在產房外滑手機的局外人,加上傾向不施打藥物與高度的自主性,讓她選擇了溫柔生產。她說:「要溫柔生產,就需要一個神隊友,因為這是一個家裡的事情啊!」畢竟,一個新成員的誕生,也是一家子的事,到底要選擇什麼樣的生產方式?對媽媽與寶寶造成的影響?該準備的功課有哪些?除了產婦必須積極主動參與、了解,家人也不該置身事外。

另一名媽媽梁瀚心理所當然地說:「老公應該算陪產的基本咖啦!」她陳述自己的生產經驗,為了減緩宮縮的疼痛,產程中,先生必須每間隔10分鐘就為她做一次30分鐘的骨盆按摩,「他說,我生完連他都瘦了。」她表示:「我很慶幸自己選擇了這個方式生產,經驗很美好,家人的連結度很高。這個過程,也像是在為父親的角色作鋪路,不是產婦單獨推進產房,爸爸只是最後抱到孩子,才意識到自己是爸爸。」廖小姐也說:「我是在水中生產的,當時老公在我的背後環抱我,寶寶臍帶還沒剪,就趴到我的身上作親膚接觸,那種回憶很特別。」讓女兒全程陪產,並親自為兒子剪臍帶的俞冠鳳更說:「因為女兒是一起迎接寶寶,老大、老二競爭吃醋的情況就少很多。現在,他們的感情很親密。」

吳孟蒨和余卓祺是一對港台聯姻的父母。從吳孟蒨回台灣待產時,余卓祺便透過視訊學習相關知識,到了足足兩天兩夜的生產時刻,因為產程太久,陪產師甚至建議夫婦不妨到外頭餐廳吃飯補充體力,再回來繼續生,這樣的經歷讓兩人嘖嘖稱奇。並且,「女兒是包著羊膜囊出生的,如果是一般生產的話,很多會為了加速產程,以人工破羊水,聽說,這在愛爾蘭是幸運的象徵哦!」也由於過程中沒有藥物影響,生出來的孩子不僅清醒,狀態也很穩定,母體也恢復得快,可以順利以母嬰同室的方式哺乳、照顧嬰兒。吳孟蒨另外說,自己母親的生產過程並不愉快,看到女兒能以這種方式生產,覺得非常驚訝,「也無形中拉近了我跟媽媽的感情。」

陳鈺萍喜歡以登高山來形容生產過程:「就像要攻頂玉山,妳可以選擇坐車上去、別人揹著妳上去,但自己爬上去,那個感覺一定不一樣。」這些深刻且獨一無二的生命記憶,加強了家人的情感連結,也陪伴著一家子迎向下一段生命歷程。

關照細節,順勢而為

作為少數推動溫柔生產的婦產科醫師,陳鈺萍說,不少同業告誡她,這麼做,醫療糾紛可能會因此增加。然而,就像梁瀚心說的:「溫柔生產既不是像一般的生產方式,醫生說什麼你就做什麼,也不是你想怎樣就怎樣;而是產家與醫生達到一個很好的溝通。」陳鈺萍指出,大多數的醫院,在講求效率的前提下,醫護人員與產家的聯繫往往很薄弱,產家也會憂慮醫師不曉得會對我好不好,互築高牆之下,讓許多醫生寧願採取防衛性的醫療模式。但是溫柔生產,產前至少會有10次健保給付的產檢與1次的生產計畫書討論,還有各種課程,甚至生產當下,產家與醫師就像一個團隊。同時,所有的選擇也會明確告知需承擔的風險,並簽署以示負責,如此下來,醫療糾紛反倒下降了。

回到醫生的角色來看,陳鈺萍說:「生產其實是瞬息萬變的,醫生應該是很細膩地觀照到很多細節,但因為一般醫院沒有人力、資源去個別照顧產婦,才讓這些事情都被簡化了。」以「壓肚子」為例,常聞醫院裡的護士為了加速產程,跳到產婦身上壓肚子,這種讓產婦聞之變色的行為,若由陳鈺萍來執行,則是順著宮縮,從寶寶屁股施力,幫助推出產道。某次她為產婦推肚子,當先生事後詢問產婦:「醫生剛剛這樣推妳,不會痛嗎?」產婦卻回答:「醫生剛剛不是只輕輕摸我一下而已嗎?」可見兩者的差異。又好比會陰切開,這種醫師慣常以「避免會陰亂裂」為由而作的手續,倘若耐心等候,讓產婦的陰道口變薄、變滑,胎兒自然產出,也不至於有太嚴重的撕裂傷,更遑論作會陰切開的必要。

不僅如此,陳鈺萍說:「在宮縮的過程中,會自然引發催產素,同時帶動腦內啡的生成,所以,人體自己會有止痛效果。只要身體的運作機制有配合到,產婦不但不會覺得痛苦,反而像在跑極地馬拉松一樣,準備迎接最後很爽的時刻!」溫柔生產,是女性賦權,讓女性重展身體的榮耀。

地方媽媽站起來

前年到丹麥3間醫院參訪的陳鈺萍,看見丹麥擁有超過400年歷史的助產師學會,婦產科助產師與醫師的配比高達2:1,溫柔生產的概念更早已普及於醫界與民間,讓她心中不無羨慕。

除了好孕工作室具體而微地作為溫柔生產的示範基地,另也有咖啡館業者徐書慧在臉書成立「最溫柔的相遇—溫柔生產(友善生產)」社群平台、導演陳育青與蘇鈺婷拍攝《祝我好孕》、記者諶淑婷撰寫《迎向溫柔生產之路》,這些來自學界、醫界或者其他領域的媽媽們,各憑一己之力,從下而上作倡議,只盼有天台灣能成為產家引以為豪的豐美地。

(本文摘自台灣光華雜誌107年1月號)

俞冠鳳提供

俞冠鳳提供

余卓祺(左)說,香港罕見溫柔生產, 但經由充分的產前教育,也共享了一段難忘的經驗。

余卓祺(左)說,香港罕見溫柔生產, 但經由充分的產前教育,也共享了一段難忘的經驗。

俞冠鳳提供

俞冠鳳提供

一段美好的生產經驗, 讓父母、親子、醫護人員都像一家人。

一段美好的生產經驗, 讓父母、親子、醫護人員都像一家人。

助產師推壓骨盆,幫助產婦減緩疼痛, 也能讓寶寶順利下降出生。(俞冠鳳提供)

助產師推壓骨盆,幫助產婦減緩疼痛, 也能讓寶寶順利下降出生。(俞冠鳳提供)

好孕工作室結合了一批以推廣溫柔生產為志業的夥伴。 陳鈺萍(左) 幸福地說:「都是他們自己來找我的!」

好孕工作室結合了一批以推廣溫柔生產為志業的夥伴。 陳鈺萍(左) 幸福地說:「都是他們自己來找我的!」

選擇溫柔生產,也意味著自我負責,因此,多數產婦會 額外去上課,為生產作好萬全的準備。(好孕工作室提供)

選擇溫柔生產,也意味著自我負責,因此,多數產婦會 額外去上課,為生產作好萬全的準備。(好孕工作室提供)

梁瀚心的姊姊將她的生產過程拍成短片, 吸引近70萬的瀏覽人次,讓不少人對溫柔生產產生好奇。 (林旻萱攝)

梁瀚心的姊姊將她的生產過程拍成短片, 吸引近70萬的瀏覽人次,讓不少人對溫柔生產產生好奇。 (林旻萱攝)

插畫:王敬勛

插畫:王敬勛

溫柔生產的過程中沒有藥物影響,生出來的孩子不僅清醒,狀態也很穩定,母體也恢復得快。(林旻萱攝)

溫柔生產的過程中沒有藥物影響,生出來的孩子不僅清醒,狀態也很穩定,母體也恢復得快。(林旻萱攝)

  1. 好孕工作室結合了一批以推廣溫柔生產為志業的夥伴。陳鈺萍幸福地說:「都是他們自己來找我的!」Moni’s Classroom offers the expertise of a diverse group of professionals. “They come to me of their own accord!” Chen Yu-ping says with gratitude. 
  • of one’s own accord 主動,自願地
    He left work of his own accord to look after his sick father.
     
  1. 選擇溫柔生產,也意味著自我負責,因此,多數產婦會額外去上課,為生產作好萬全的準備。
    Choosing the gentle birthing method puts the onus on mothers, so they usually seek out prenatal classes to ensure they are fully prepared. 
  • the onus 責任、義務
    The law has left the onus on the restaurant operators to ensure the food safety.


閱讀光華,不斷電!
自由‧快速‧輕閱讀

光華網站已全面改為雲端閱讀版,
適用各式數位載具,
精彩內容隨時取讀,方便快速。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

Related posts